阅读历史
换源: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凌云阁柳家

作品:破梦者|作者:许大本事|分类:女生专区|更新:2020-06-24 23:47:55|下载:破梦者TXT下载
  少年的问话又让所有人为之一愣,这般打探柳家实力,莫不是真要动手?

  郝长老看看左右,众人皆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之前吵东吵西的,未料想宫主偏偏点了他来说话,只得硬着头皮道,“那凌云阁在我五行岛西南方,较之南威岛略远一些,此岛险峻多山,柳家经营多年,布下重重机关,岛内神能者超过万人,高阶神能者数量也远超我五行岛,着实凶险。”

  “郝长老何须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厚土殿赊账老冷笑,对方虽然说的是实情,可这般描述岂不是给宫主一个难堪么?

  郝长老白了赊长老一眼,又看了看少年,见对方表情毫无波澜,不由的暗暗称奇,又继续道,“柳家前任话事人柳东阁是凌云阁不世出的奇才,凭借一身邪术晋升天尊,也是柳家数千年来唯一一位天尊级强者,先天大陆毁灭后,此人曾参与过自在世界的修建,甚得圣皇信任。

  “后来柳东阁去了虚空探索,就再也没有回来,此人性格孤傲,行事邪性,但总体没做过什么大恶,相反对自在世界还算有些功劳,他与火天尊、秋叔都谈不上什么交情,但也没什么矛盾,他离去之前,凌云阁与五行岛算是井水不犯河水,至少相安无事。

  “柳东阁的子嗣就不行了,膝下七子,一个比一个蛮横,还一女,更是娇纵跋扈,做下不少伤天害理之事,与我五行岛也日渐交恶,有俩兄弟都死在我们手上,老六柳向石被秋叔所杀,前不久以如相术潜藏岛中,并冒充那凡人老者行刺宫主的便是老三柳向可。

  “我们与凌云阁已经解下了难以化解的纠葛与仇恨,是以他们派入联军的人数也最多,全岛神能者大约其去了七成。

  “目前凌云阁掌舵人是老大柳向魁,在七子中神能技法成就最高,据说与牧云不相上下,均是尊神巅峰的实力,其余兄弟也都先后步入尊神境界,更有那女子柳向絮修得家传一身邪术,实力虽不如她老子,但心狠手辣远超其父。”

  郝长老絮絮叨叨一大堆,事无巨细将凌云阁的情况介绍了一番,却也是实事求是,不偏不倚。

  “哦?那么说,凌云阁留在岛上的神能者岂不是只剩下三成?”少年眼光一亮,看向郝长老的眼光颇有些兴奋。

  “那……宫主的意思是?”厚土殿赊长老察言观色,早就看出少年宫主跟闭关之前很大的不同,无论从气质、谈吐方面都像一个人,而且再也看不到少年人的那种稚涩之气,关键是所提的问题,具有很明显的倾向性,听着就让他舒服。

  “打凌云阁呀!”少年十分干脆,此言一出,除赊长老之外,众人皆惊,大家互相对视几眼后纷纷出言劝阻,陈述利弊,晓之以理,动之以情,金风殿长老更是大声疾呼和哀求,贸然出兵,本已十分脆弱的五行岛将有灭顶之灾。

  “不打,靠什么过活?”赊长老怒斥!

  “那也不能朝铁板上踢呀!”金风殿长老回击。

  “你给老夫找出一家比凌云阁更弱的来?”赊长老瞪圆了眼睛,提高了调门。

  众人瞠目,这个问题还真把大伙给难住了,自在世界原本除了皇庭之外,共有三十多家大大小小的势力,原本庞大的皇国早已没有了曾经的血肉与骨架,只剩下互相割据的实力,其实再小的势力在曾经的先民大陆中都曾显赫一时,否则根本没有资格进入自在世界避难。

  经过不断的演化、兼并,还有皇庭的拉拢打压,到目前为止,名义上也只剩下了十六家,而这十六家势力,除五行岛以外又分属六家大势力,这凌云阁却是六大势力中最弱的,他们甚至一度攀附过景顺王府。

  所以赊长老的话也是实事求是,若是不想被人捏死,必须要反击,以前少年宫主浑浑噩噩,而且五行岛又被人压着打,赊长老很难提出反击的建议,现在却大不同了,反击的对象自然越弱越好,凌云阁便是,尽管它貌似很强大。

  “凌云阁内灵石多不多?”

  少年的问题总是角度不同,出乎人意料,先不管如何打,而是想着人家的灵石,不过,这好像也是讨论攻打凌云阁的初衷,就是太直接了点。

  “凌云阁的神能者施展邪术、布置机关都需要大量灵石支撑,他们囤积极多。”

  “这就好。”少年一拍手掌,心中甚喜,但在旁人看来,这傻小子自信的过了头,连北都找不到了,仿佛凌云阁的灵石已经悉数被他收于囊中。

  但是,大家转念又一想,少年有那神秘的域外高手相助,这些自信也算是理所当然。

  可是又带来了一个新问题,域外生命并不可信,这是自在世界内所有实力的共识,倘若少年过度依赖此人,一定会有重大隐患,对整个五行岛也极为不利,若非当时在生死存亡关头,长老们绝不会任由这个域外高手在少年身边,现在只能暂且隐忍,私下里提醒一番。

  “那李坦还在阵门外面么?”少年可不知道长老们又把关心的焦点转移到了叫不出名字的域外来客身上,忽然想起了李坦一天来三次的情况,貌似再拖着不见也不好。

  “已经回去了,若按照前几日的规律,这厮傍晚还要来。”离云回话。

  “哦,那也不耽误事情,几位长老,我岛中可有斥候在外面游弋?”

  “有小股人马,都已化整为零。”

  “那就好,麻烦他们多在西华宫周围转悠转悠。”

  嗯?这是何道理?长老们面面相觑,既然下决心要攻打凌云阁,那自然要收集凌云阁内的情况,怎地去探查西华岛?就连赊长老也丈二和尚摸不着头恼,暗道就算是声东击西,也不是这么个玩儿法吧?

  “现在是休战期,他们不会不要脸,连咱们的斥候也抓吧?”

  “按道理不会,但保不齐有颜笑那样的混账。”

  “那便去安排,我还有点急事要做,待那李坦来了叫我一声,大伙都散了吧。”

  少年似乎不愿意再多谈,如此大的事情如同儿戏一般,离云及各位长老自然不满意,围着不愿散去,但又没有人愿意第一个开口明着反对,少年却不管那么多,一转身,滋溜一下钻进了书房,咣当关上了大门。

  “这该如何是好?”金长老急的直搓手。

  “少年不知个中厉害,你们却一个劲儿的怂恿他,等出了大事儿,哭都来不及。”离云愤恨,刚才如同吵架一般的争论,他都懒得插嘴,现在自然要把丑话说在前面,锅是不背的,先甩一边再说。

  “你倒是会说话,刚才怎地哑巴了?”

  “你们吹胡子瞪眼,哪里容得我插嘴了?”离云不服,反唇相讥。

  “你是大总管,又是出身圣火殿,无论说什么,少宫主自心里都会先让你三分,你却偏偏装哑巴,到头来你却怪这个,怨那个,有意思么?”

  “别在话中里藏刀子,对我离某人不满就直接说……”

  “好了,好了,几位,争这些有何意义?”今天话很少的易长老发声打圆场,他的脾气本来最暴躁,自从上次怂恿少年出战吃了大亏后,发誓收敛脾气,将自己的嘴巴管严,实在看不下去了才插嘴,这要是秋叔还在,谁敢放个屁?

  “别嚷嚷了,吵着宫主,还让这些小辈看笑话,一个个还都挺得意是吧,该干啥干啥去,万一真要兵发凌云阁,准备都来不及。”

  大伙一扭头,吾炬兄妹、青桐等年轻一辈的核心弟子都远远的站着看向这边,均是大感面上无光,赊长老率先抬腿离开了小院,其余人也只好一个个摇头离去。

  “真的要打凌云阁么?”金面胖子问。

  “不知道啊,这么嚷嚷也不怕给细作听了去?”

  “这少宫主是咋想的,是不是睡了十天觉,把脑子给睡坏了?”

  “你瞎说什么?诸位长老也不敢这般说话,当心闪了舌头。”吾凤儿本来就烦恼,实在担心少年,可偏偏这些人呱噪个没完没了。

  “哎,我说凤儿,我可不怕闪舌头,但我真感觉宫主应该是修行神能出了岔子,可能引而未发,几位长老都没看出来,你要仔细留意。”金面胖子一本正经,但这番话怎么听怎么让人感觉别扭。

  “嘴里有没有句好话?”吾凤儿一转身直接进了厢房。

  “行了,不在这儿碍事了,走了。”金面胖子离去,青桐对吾炬嘱咐了几句后跟另外两名同伴也离开了,小院一下安静了许多。

  天色渐暗,将要入夜,书房里依旧没有动静,吾炬也离开了,只剩下吾凤儿,在房间里待不住,又到院中徘徊。

  咣当一声,书房门打开了,少年十分疲倦的走了出来,抬头看了看天色,又看看清静的小院,除了吾凤儿,那一大堆人早已不在,他举着手中一叠白绢道,“我总结了些圣火功法,都是从圣灵记忆里梳理的,你看看合不合适?”

  吾凤儿愣在了当场,看着那叠不薄的绢纸,一时间惊喜交加,想伸手接,又不好意思,“你刚才一直在书房里撰写这些么?”

  “我没读过书,好多字都不会,只好现学现卖,也不知道写的对不对。”少年干脆将卷纸塞给了吾凤儿。
源码下载